人民财评:从“乡土中国”到“城镇中国”,关键在大写“人”字

币游国际官方app

2021-05-31

%、%、%……在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期内,中国城镇常住人口首次超过了农村常住人口!如果将新世纪以来全国人口普查公报中的城镇化率画一条曲线,那么“七人普”显示的城镇化率,无疑完成了决定性的一跃。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大陆地区居住在城镇的人口为90199万人,占%;居住在乡村的人口为50979万人,占%。 与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的%相比,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上升了个百分点。

在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战略推动下,千百年来的“乡土中国”正日益发展为“城镇中国”。 人口迁移流动是中国城镇化的主推进力。 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流动人口规模持续增长,流动人口规模从1982年的675万人增长到2020年近亿人。 特别是近十年来,流动人口增长持续加快,增长了将近70%。

人口流动活跃使中国的城镇化保持提速状态。

2020年,流向城镇的流动人口为亿人,占整个流动人口的比重达到%,长三角、珠三角、成渝城市群等主要城市群的人口增长迅速,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取得显著成就。 站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、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崭新起点,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具有更为重要的意义。 这既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支撑,也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实施扩大内需战略的重要结合点,更有利于带动乡村振兴、促进城乡融合发展,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。

“十四五”时期是推动新型城镇化实现更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。 尽管城镇化发展取得了历史性成就,但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存在,体制机制障碍尚未完全破除,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,特别是坚持以稳业安居为方向提升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质量,还有更多难题需要破解。 “少设限”才能让新市民“留得下”。

截至2020年底,我国已顺利实现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镇落户的目标,但受限于各种体制机制和保障条件,部分新市民还很难在大城市落户。 下一步,深化户籍制度改革,有序放宽城市落户限制,健全“人地钱挂钩”机制,推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覆盖未落户常住人口,并切实维护进城落户农业转移人口在农村的合法权益,才能让新市民的安居不被薄薄的一张户口束缚。

“授以渔”才能让新市民“扎得稳”。

新型城镇化不是土地的城镇化,不是农民上楼就成了市民。

城市因产业而兴旺,市民也因乐业而安居。 促进新市民更好地融入城市,就要聚焦智能制造、家政服务等用工矛盾突出行业开展大规模职业技能培训,提高农民工就业居住稳定性,让更多新市民,既服务城市发展,也能和城市一起发展。

“融得进”才能让新市民“过得好”。 农民进城了,子女能否享受与城里娃一样的教育?老人能否和城里老人一样拥有老年卡、享受同等的养老服务?生病报销能否从新农合转为城镇居民医疗保险?健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机制,深化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制度改革,完善财政转移支付与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政策,才能提高新市民对城市生活的认同感、归属感和幸福感。

人民城市为人民。

从“乡土中国”到“城镇中国”,站在新起点上科学谋划未来一段时期的新型城镇化发展蓝图,只有大写“人”字、写好“人”字,才能交出真正的华彩乐章。

(责编:仝宗莉、付龙)分享让更多人看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