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军开始撤离 阿富汗人民企望的和平仍遥不可及

币游国际官方app

2021-05-15

  美军开始撤离阿富汗人民企望的和平仍遥不可及  美国总统拜登上个月宣布,美军将撤离“帝国坟场”阿富汗,结束美国耗时最长的战争。 美国要“止损”,阿富汗却陷入了更大的动荡。 在美军及北约大举撤军之际,塔利班吹响了反攻的号角,极端力量也有卷土重来之势。

在这片饱经战火蹂躏的土地上,权力真空让各方势力愈发激烈地缠斗,至于阿富汗人民渴望的和平,依然遥不可及。   美军挥一挥手,留下一个烂摊子  “阿富汗战争不该是延续几代人的事业。

”4月14日,拜登站在20年前小布什宣布阿富汗战争开始的地方——白宫条约厅,发表电视讲话:“是时候结束美国史上最长的战争,让士兵们回家了。 ”  历任美国政府在阿富汗问题上摇摆不定,表面上说撤军要“看情况”,即以某些条件为前提,实际上是在找理由让美国继续赖在阿富汗不走。

拜登上台后,决定把精力用于应对“更紧迫的国家安全挑战”。 据估计,截至目前,美军从阿富汗撤军已完成2%到6%,一些重型武器也随之撤离,还有部分武器将交由阿政府销毁。   美军挥一挥手走了,留给阿富汗的是一个更大的烂摊子。

政府与反政府力量此消彼长,塔利班迫不及待地向政府军大举进攻。

就在拜登宣布撤军的当天,阿富汗东部的一个军事基地受到袭击,至少17名政府军士兵在交战中丧生,另有几十人被俘。 5月2日,赫尔曼德省军事基地刚刚降下美国国旗换上阿富汗国旗,该省就遭到了严重袭击。

5月3日,塔利班在阿富汗西南部一个军事区附近挖通地道、引爆炸药,至少7名政府军士兵丧生。   阿富汗国防部表示,自美国开始撤军以来,政府军与塔利班已多次发生交战。 分析人士认为,塔利班发动一系列袭击,是在试探政府军的还手能力,并试图对政府军形成包抄合围之势。   极端势力也在蠢蠢欲动。

4月底,“基地”组织扬言要“重返阿富汗”,并对美国目标全面开战,把美国“彻底赶出伊斯兰世界”。 在美军开始撤离前,遭到袭击的大多是阿政府官员、军人和警察;撤军开始后,对平民的袭击明显增加。

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从4月30日到5月6日,共有44名阿富汗平民和139名政府人员在袭击中丧生,是自2020年10月以来死伤最多的一周。   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伤亡情况尤其惨重。

5月1日晚,当地一个加油站发生爆炸,导致9人死亡。 8日凌晨,两座电塔被炸毁,部分地区停电。

也是在5月8日,喀布尔一所学校发生3起连环爆炸,造成至少68人死亡,遇难者大多为女学生。 阿富汗总统加尼指称此次恐怖袭击是塔利班策划实施的,但塔利班否认与此事有关。

  阿富汗社会面临再洗牌  从20年前入侵阿富汗开始,美国就深陷前国务卿希拉里所说的“不道德麻烦”之中——无论留下还是离开,都有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后果。   美军离开阿富汗的第一个后果是,阿富汗可能再次沦为极端组织的温床。 分析人士认为,撤军后18个月到3年内,极端组织就会发展壮大。

美国扶植的喀布尔政府,并不具备遏制反政府武装的能力。

美国中情局局长威廉·伯恩斯称,一旦美军撤出,阿富汗政府军必然溃不成军,“喀布尔将节节败退,而塔利班已胜券在握”。   那些曾经为美军效力的阿富汗人,也面临残酷的清算。

美国驻阿富汗前大使瑞安·克罗克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表示,美军有万名阿富汗翻译。

与美军共事本来是一份极度危险的工作,自2014年来,已有300多名阿富汗翻译遇害。

一旦美军撤离,塔利班就会更加肆无忌惮地处决这些“叛徒”。

美国早在2006年就推出了给这类人颁发赴美签证的法案,但由于审查严格且签证数量有限,这些成为“弃子”的阿富汗人,大多正在绝望地寻找逃离家园的路。   美军撤离还会导致更深刻的社会影响。

1996年到2001年,塔利班曾执政阿富汗,他们实施极端教法,包括禁止女性外出工作、不允许女孩接受教育、强迫她们把自己严密地裹在罩袍下。 阿富汗三分之二的人口年龄在25岁以下,他们对塔利班那段短暂统治毫无记忆,一旦阿富汗政权重新落入塔利班手中,大多数阿富汗人将不得不适应他们并不熟悉的清规戒律。   上述种种,只是目前可以预料到的美军撤离后阿富汗可能面临的情况,更多的乱象不可预见。 “美国突然宣布撤军,导致阿富汗安全形势日益严峻,严重威胁阿富汗和平稳定与人民生命安全。 ”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5月9日表示,“中方呼吁外国部队以负责任的方式撤离,避免给阿富汗带来更多动荡和苦难。

”  美国“明撤暗留”?  外界普遍担心,拜登政府很可能像前政府一样陷入“一撤军就动乱、一动乱又增兵”的怪圈。 “美国只从自身角度出发,考虑‘我不能把主要精力放在这里,不能被这个泥潭困住,必须尽快抽身’;但一抽身,就会引起报复性反击”。

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接受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,近一段时期内,阿富汗的社会动荡还会加剧,直到美国、阿富汗政府和反政府武装之间经过博弈后达到新的平衡。

刘卫东认为,即便美国下定决心撤军,也并不意味着能如期实施。 如果局势持续恶化,极端组织活动进一步扩大,势必影响美国在中东、中亚及南亚的战略布局。

他说:“这事不完全由美国自己说了算。

”  撤军也并不意味着美国放弃在阿富汗及该地区的影响力。 无论对哪届美国政府来说,中东都是其外交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,拜登政府也不例外。

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副所长王世达认为,美国很可能在阿富汗“撤而不离”“明撤暗留”。 他说,美国在阿富汗经营了20年,建立了庞大的情报网络,这部分人员并不会与美军一起撤离。 此外,部分美军将以“保护美国外交人员”的名义留在阿富汗,实质上保留了美国在阿境内展开军事行动的能力。   实际上,美国正在谋划加强在阿富汗周边地区的军事投入。

美国驻中东美军将领弗兰克·麦肯齐日前明确表示,美国将动用外交手段,在其他中东和中亚国家建立军事基地。   正如当年仓促宣布战争开始一样,美军突如其来的宣布离开同样受人非议。

美国兰德智库认为,对美国而言,在阿富汗战场上已经没有“胜利”选项,无功而返地离开,意味着美国选择了“失败”。

  本报北京5月12日电  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胡文利来源:中国青年报责任编辑:徐亚旻。